当前位置:澳门太阳娱乐网站 > 影视影评 > 会不会真的有男人能理解玫瑰捧着已经走调的贺

会不会真的有男人能理解玫瑰捧着已经走调的贺

文章作者:影视影评 上传时间:2019-09-18

  永远都偏爱香港电影。永远都偏爱陈可辛。
 镜头一般怎么样、情节单薄怎么样、构图粗糙又如何。。。反正这部电影撼动了我十年。十年的时间,开心也好、难过也罢,总是会把这部电影翻出来看一遍、再一遍。
 香港电影里面有太多语言只有用白话说出来,才有那个味道。举一个例子,家明坐在残旧的餐厅里,面对前来质问、乞求的玫瑰,他红着眼眶说的那句话,“你明唔明啊?”。这句话只有用白话说出来,才能问出那般无奈地姿态。我为人消极避世,面对误解的时候常常不会解释太多,逼急了,至多也就是这句“你明唔明啊?”
  家明与玫瑰,世人眼里的才子佳人、金童玉女。其实不过是编造的童话。有家明的词曲才捧出星光熠熠的玫瑰,有玫瑰的娇媚才成就了鼎鼎大名的金牌制作家明。其实谁脱离谁会不一样?玫瑰最后也明白,自己的路要自己走、崎岖或坎坷,家明都不会在旁边作陪了。但她风光依旧,游曳在人群里仍然是八面玲珑、顾盼生姿。
  玫瑰就是贪欢浮世的那类人。她爱维也纳打折的漂亮包包,她怕非洲草原晒黑人的太阳。她不会懂非洲草原上的落日余晖有多美,也不会想像自己睡在树上被长颈鹿舔醒的情景。但谁就一定知道,天马行空、天真烂漫的阿颖,如果也拿过四次“金曲奖最受欢迎女歌手”,她依旧能想得出飞天的大象和那首《追》呢?一切只是经历的问题。男人都爱女人天真。玫瑰也天真,或者说也曾天真过。会不会真的有男人会理解,当玫瑰捧着那封家明亲手做的,有玫瑰干花、有“i love you”字样的贺卡,再翻开时,原本的音乐却都走调,扭扭曲曲,曲不成调。会不会真的有男人能理解玫瑰捧着已经走调的贺卡时的心情?
  家明爱上的无关乎性格,无关乎品味,甚至无关乎性别。爱上了就是爱上了。像极了现实中的哥哥。世人警醒,又有几人能做到这般痴狂?又有几人能爱得这般投入?又有几人呢?
  阿颖穿着白色长裙,在纷扰的香港街头没有形象地狂奔,像极了变装癖。怕赶不及、又假装自己骑自行车地狂奔着。不管看过多少遍,到这里永远是哭点。女孩,惟愿你一世天真,其他不求。
  我零零碎碎写了这许多。最想写的其实是陈小春演的酷哥。这大概是每个人生命中都会出现的人。是陪伴在身边的好友,是带给你无限欢乐的伙伴,是教会你天真处世的良师,是永远的支持。这个人,和你永远扯不上风花雪月,也永远不会和你情情爱爱。只是,你开心的时候很少会想起他,难过困扰的时候却总有他围绕在你身边为你排忧解难。带你想象着世间美景的时候,他也会说一句“嘿,兄弟,你看!”。酷哥和阿颖在窄小的房间里奔跑的时候,我的泪水总是会泛滥。我等着我的好伙伴,我的阿颖重返光荣。经历过再多,也不会少了我的陪伴,这是酷哥存在的意义,我亦如是。
  哥哥演技太好,光影里总是有太多落寞,看得人心生生泛疼。那一颦一笑便是人间再难以触碰的美好。但关于《追》,我还是更喜欢林一峰吉他版的,更脱俗一些。
  最后一句话,哥哥的屁股穿三角形内裤真的太帅太性感了啊。。。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会不会真的有男人能理解玫瑰捧着已经走调的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