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太阳娱乐网站 > 影视影评 > 这都是是一部很难拍的电影

这都是是一部很难拍的电影

文章作者:影视影评 上传时间:2019-09-18

不论从哪方面而言,这都是是一部很难拍的电影。编剧故事很难写,电影的境界很难升华,演员硬要把它拗成英雄主义的战争片又难以逃脱它本身偶像电影的基础,电影能拍出现在这个模样,大家都为难了。

首先。不论是历史上的真实事件是如何发生的,亦或是后代的评书如何来演绎这个故事,杨家将的故事从开场到落幕,环环相扣,情节顺时而发,人物逐一登场,各司其分,说句草灰蛇线,绵延千里都不为过,那么这部电影拍什么?要怎么拍?就是主创们要解决的头等大事。

如果要想把杨家将的整个故事由头至尾的摆上屏幕,只怕没三四个小时都拿不下来。所以编剧们单只拿出整个故事中最精华、最高潮的部分做加工、演绎,实在是无奈而唯一的对策。至于故事情节中其他必需的部分,没关系,用些零散的片段稍作补充,只要观影过程中观众能看明白就行了,反正整出戏的重头在战争场面,这些片段只需要发挥他们过场戏的作用即可。

于是在这样的编排下,整部电影的聚光点都围绕着杨老令公和杨家七子身上和相关联的战场戏份,其余人物和情节显得多余而可笑。还记得杨六郎和柴郡主在花田里谈情说爱的那场戏吗?还记得擂台比武吗?还记得皇帝在某个类似哈利波特校长室里,那段为高潮部分做铺垫的前戏吗?还有柴郡主与杨六郎紧紧相拥,离别情深的戏码,统统都是败笔。

台词是可笑的、场景简陋的、人物是空虚的,连一贯能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奸角都显得傻、大、空,

电影的拍摄难点除了叙事方式,更难的一点在于如何表达你的人文主义情怀,你所想表达的情怀,又是否能为观众所接收。忠君爱国的思想在现在的社会已经很难引起共鸣了,反而在当前的场景下有很容易被质疑成封建社会的愚忠思想,所以在很大程度上,电影是很回避这一点的,中国传统文化中,重视的“忠孝礼义”,唯一的落脚点只能归于“孝”了,以“家”的概念为核心和出发点,才让一切有了合理的解释。

七子上战场,不是为了要击退侵犯边界的辽军,而是为了救父亲回来;父亲撞李陵碑而死,在电影的渲染下,我想几乎没有人认为是为了守节,还记得苏武的话吗?“大羊不死,小羊难活”,所以杨业的死是为了儿子们能活;而就算是父亲已死,也不能就地埋葬,而是要拖着尸首回去让母亲“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而从老大开始,一个个的杨家将最终成了战场亡魂,其实还是为了父亲能完整回家。

你能说忠君是愚忠,你能说爱国是死脑筋,但你不能批评孝道,因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向父母尽孝是怎么样都不为过的。于是这走得又是一招安全棋,却遗憾得难免把杨家将的故事和精神狭隘了。

在上述两个问题存在情况下,各人物的戏份是否平均倒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好在这就是一部人物的群戏,看得就是人物之间的互动与撞击,单个角色若是戏份太过出挑倒会显得很有问题。以上两项均表现平平的电影,唯一能看的只有一票养眼的帅哥和精彩的打戏了。

所谓帅气是静态的,把杨家七郎一个个的拿出来单看,那都是百里挑一的美男,至少每个人都曾经有被观众记忆深刻的角色。而这厢聚在一起,孰高孰低,孰优孰劣,一眼就能看穿。

我认为此番角色完成度最高的,最右人物特色的只有杨大郎郑伊健和三郎周渝民。

早在古惑仔的时代,郑伊健就已经是带头大哥,此番再次出演大哥已经是驾轻就熟。何况岁月在他身上洗去了曾经角色中的匪气和痞气,褪去了不成熟,从男孩变成了男人,所以我们才能看到现在的杨延平。沉稳,淡定,平和,对,是平和,你很难看到他的情绪变化,因为他是杨家七子的领军人物,是稳定军心的唯一关键,兄弟们吵架,等吵完了,才谈谈来一句“以后我再也不想听到这样的话”,就化解了大家尴尬的气氛。这才是众兄弟们信服敬重的大哥。

他没有情绪变化吗?不,他是有的。在整部电影里,他唯一的一次爆发是在两狼山,听到七弟单枪匹马得去向潘仁美讨援兵,他毫不犹豫也毫不客气得打了六弟(打得好!),“你就拦不住他吗!”。因为他知道,七弟这一去就是有去无回,必死无疑。同时,对照之前的擂台比武,对照后面杨六郎向父亲忏悔说早该拦着七弟时,你应该知道,老大可以忍你第一次犯错,却不能忍你一错再错。

在和母亲单独交谈的这场戏,简直把他在多重身份中担任的角色体现到了极致:看过“七子去六子回”的之后字条,他仍是坚持要去救父亲,然后安慰母亲,对母亲承诺既要救回父亲也要保全兄弟,言下之意,即使牺牲自己也全不在乎(当然,他最后也是这么做的),此时,他不仅对父亲尽孝,也对母亲孝顺,他不仅是儿子,更是长子,是大哥,他的身份影响、造就了他的性格。

他已经习惯把所有的情绪都化解为无形,只是淡淡得接受事情的发生,然后做好自己该做的。就连自己的死亡,就连听到耶律原那一番简直是羞辱的话,他也只是平静的,接受现实,接受自己死亡的现实。

而如果说郑伊健的表演需要我们细细去品,而周渝民的惊艳却是能直观感受到的,每个看过电影的女性观众都无不感叹于周渝民的出彩。武器使用上的讨巧使得他的特写镜头最多,不单单能让只想看颜的观众得到满足,最重要的是让周渝民有了发挥的余地。演员能通过什么来表达人物的情感?动作、语言、表情或者说眼神,特写镜头让仔仔在眼神上有了发挥,让观众能更多和杨三郎有接触、有共鸣。

杨三郎是讷言的,他甚至比大哥更静。大哥的静,更多的体现在谋全局的沉稳,对兄弟们的关爱和照顾,大哥要在兄弟们都受伤的时候,查看每个人的情况,要在六弟慌乱无神的时候,镇定他的心神。

而他的静更多的是性格特征。平日里他也是静默的,默默得承受兄弟们的争吵,默默得承受着流血的伤口,他不会说父亲陷于危境是让自己多么焦急,他不会说自己腿上的伤口需要医治,直到大哥看到并给他递上了烫过的匕首。他和杨大郎,在队伍中共同扮演了守护者的角色, 而他守护的意味却还要更多一些。

还记得出征前,镜头扫过杨家七子的状态吗?他在做什么?只有他一个人手中怀抱着刚出世的幼子,那样的温柔,那样的满足,还有什么比这个场景更能打动我们的心怀?还有哪个场景更能说明杨三郎的形象?他天生的就是保护者,对家人,他是温柔的,爱护的,对敌人,他是冷酷无情、毫不手软的,拼尽所有来抵抗。

他用箭,为兄弟们除去视线中的盲角,护其周全,保护兄弟和父亲不受伤害。所以,战场上的他从来都是杀伐果断的,每个眼神都是那样的凶狠,每一箭都射中要害,即使和敌人贴身近战,也毫不畏惧,绝不犹豫。

你绝对不会认为这个人物没有存在感,就在于静与动的反差实在太大。在马厩里面,杨二郎问六弟,你有真正上过战场吗?你有听过过骨骼断裂的声音吗?你有看到过战友、敌人在你身边死去的场景吗?杨延安有,他见过,他的手上了结了太多敌人的性命,他对视着辽国神箭手的双眼,利落得射下那支箭,却从来不会胆怯于战争的凶残,也不会因此嗜血,对战争亢奋。

在死前的最后一刻,当他看见耶律源拖着哥哥们的兵器时,一切都了然了。那个眼神,让人神伤。

这就是仔仔诠释下的杨延安。人人都会爱的杨三郎。

于是,在这两个精彩角色的对比下,剩下的兄弟们显得很尴尬。

其中最最尴尬的莫过于于波的杨二郎--杨延定。作为一个从未在主流商业片中亮过相的内地演员,夹在一票港台明星中,相关经验和气场的缺乏让他很难把杨二郎演出挑。注意,是出挑。

他也是能打的,但是当镜头都给了四弟在沙场上赤身练拳的场景时,他的武艺从何体现?他也是有想法的,在苏武庙时想带着兄弟再突围,只不过被大哥否决了。他也是关心兄弟的,会关照爱马对自己的兄弟好一点,会在已经离开后,后返回大哥的所在处,不让大哥一个孤军对敌。百度百科中,对杨二郎的定位是单纯、直率,只是这份单纯和直率如何和七弟那种初出茅庐的青涩感做区别,而已经身为二哥的他,似乎在弟弟们面前还没有存在感和威严,这是最致命的问题。

而让我最感动的,还是在和大哥分手之际,他接过大哥的字条,雾气渐渐湿润了眼睛,却还是爽快得说,“我们雁门关见”。也许,编剧和导演对觉得的定位,只在于完成了这场戏份即可。但对于于波而言,这样的不完整是永久的缺憾了。

至于李晨--四郎杨延辉,林峰--五郎杨延德,这两位的尴尬在于,如果角色互换的话,你会完全没有违和感。甚至会觉得,让现实中活泼好动的林峰来演后来去做辽国驸马的杨四郎,文质彬彬,说起话来来一套套的李晨后来出家当和尚也许更合适。当然了,在港台演员压在内地演员之上这一合拍片中的定律来看,主创还给了林峰会医术这一特长,这两个人互换角色的可能性也实在不大。

一部戏中出挑的戏份就那么几个,现在是哥几个戏份分猪肉还分不了,更遑论出挑,群戏都出彩的除了《士兵突击》我还没有见过第二部。而对于这二位,角色的特性和之前的角色有所重复也是造成平平无奇的原因,尤其是林峰,在TVB这条电视剧生产流水线上,什么主角没演过,什么职业没当过,说到医生,古代有《布衣神相》,现代有《天涯侠医》;而有情有义的古装青年,林峰更是驾轻就熟,却了无新意。

至于李晨,他实在不是一个会将感情外化得很明显的人,连谈了新女友,也没有大肆宣扬,这次的杨四郎,很难让人点评出个褒贬。

一部戏中出挑的戏份就那么几个,现在是哥几个戏份分猪肉还分不了,更遑论出挑。而对于这二位,角色的特性和之前的角色有所重复也是造成角色平平无奇的原因。

在爱说电影这一节目中,主持人问林峰,“五郎应该算是比较内敛的角色吧?”,林峰的回答是,“算是吧,但要看和谁比了”。很可惜,二、四、五郎们,就这样被比下来了。

至于剩下吴尊的杨延昭杨六郎,和付辛博的杨延嗣杨七郎,实在是没有点评的亮点。倒让我想起另一对杨家将:胡歌和彭于晏。

作为杨家军中唯一生还并肩负杨家将保家卫国遗志的杨六郎,无疑是戏份最吃重的一个。他好了,整出戏的情感和境界都得以升华一个层次。《少年杨家将》中的胡歌,是我的成长经历中所接触到的描写杨家将故事里,表达得最好的一个,没有之一。

无论是之前的青涩鲁莽,还是成长之后的担待,胡歌都用出色的演技,令人感同身受并且信服。胡歌和吴尊,曾同出演影片《剑蝶》,前者演反派马文才,后者演大主角梁山伯,可是胡歌却用悲痛的泪水告诉我们什么叫做失去爱人的痛彻心扉,而吴尊却用紧缩的双眉和抽搐的脸部,告诉没有什么叫做抽筋。对于这位商业电影的常客,我想说,请你再练练演技再接片吧,不然你演出来的东西都是一个样。

而当年电视剧中的七郎-彭于晏,今年练得一身好肌肉,只怕不必吴尊逊色,演技也更胜一筹,也许电影中的六郎让彭于晏来演,恐怕要好得多。

而至于付辛博,连要拍需要裸露上身挨打戏份都不知道提前练肌肉,而只在片场临时做俯卧撑来就急的人,也没有什么被点评的意义了吧。

其他女性角色:

佘太君-徐帆

只能说用自己的方式完成了角色,但是和杨业的那场夫妻之间的对话,对于你们这个年纪来说,真的合适吗?!!!太肉麻了吧

柴郡主-安以轩

这是一个很让人出戏的角色,搭配上吴尊之后,戏出得更加不知道去了哪里。

她是一个很神奇的演员,在于她的每一个角色,让人的感觉都是她自己,而不是角色本身。她的说话方式与表演方式并不会因为角色而改变许多,而这么多年来都有角色找上门,也许是因为演员背后更强大的因素吧。

安以轩是个只适合演林月如那样在穷山僻壤的小镇中长成的无拘无束的小姑娘,这才是她的本性。她连妓女的才情与媚气都演不出来,更遑论郡主的高贵。

李倩

之所以把她单列出来,真真是我的私心。想当初《大唐双龙传》中,还曾经迷恋过仲致配,现如今在同一部电影中碰头,一个已经是真正的少爷,而另一个却降级为丫鬟了。
也许男女演员戏路的差别就在于此吧。

花了一个下午还多的时间来写出自己的观后感,即便这部电影有许多的吐槽点,我还是会把战争场面一段段的拿出来反复看,也许这就是这部电影唯一的着力点吧。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这都是是一部很难拍的电影

关键词: